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9年08月23日 星期五

你是时间的穷人吗

作者 邹艳   青年参考  ( 2019年08月23日   12 版)

爱玩棋牌    女性比男性更容易体会时间贫穷,因为她们从事无偿家务劳动的时间更多。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这些预测听起来更像承诺:未来,人们的工作时间将大大缩短,假期变得更长。早在1930年,英国经济学家约翰·凯恩斯曾断言称,后人每天只需工作3小时,而且完全出于自愿。当经济进步和技术发展大大缩短工作时间,越来越多省时省力的科技产品加快生活方方面面的速度,苦差事越来越少时,社会学家开始担心:人们如何打发大量的闲暇时间?

    然而,凯恩斯的预言过去了近90年,设想中的场景仍然没有实现。

    时间就是金钱

    哈佛商学院最近对美国1000名职业人士进行的一项调查表明,94%的人每周至少工作50小时,近一半人工作超过65小时;在受过大学教育的美国男性中,每周工作超过50小时的比例从1979年的24%上升到2006年的28%;在智能手机使用者中,60%的人每天工作13.5小时甚至更长。在英国,40%的经理人每周工作超过60小时。

    “没时间”这个问题长期困扰着全世界的职场中人,尤其是管理人员,而且有越来越严峻的趋势。所谓的“有闲阶级”从未像现在这样烦恼——如今,职业人士的受教育程度越高,加班加点的可能性越大。现代午餐往往是高效率的,一边坐在办公桌前狼吞虎咽,一边盯着电子邮件。即使离开办公室,智能手机的鸣叫仍然随时提醒人们,工作永远不会结束。许多人抱怨,这些为了节省时间而发明的新玩意占用了他们太多时间,让他们即便在堵车时也不停地收听语音留言、收发电子邮件。

    对此,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提出了“时间贫穷”的概念——人们的钱包或许越来越充实,时间却越来越稀缺。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成为“时间的穷人”?《经济学人》指出,部分原因归结于感知。实际上,富裕国家的人们比以往拥有更多的闲暇时间。据调查,美国男性平均每周的工作时间比40年前减少了近12个小时,包括与工作相关的所有活动,如上下班通勤时间。

    问题不在于人们拥有多少时间,而在于他们如何看待时间。自18世纪时钟首次被用于衡量工作以来,时间就与金钱有关。一旦时间被金钱化,人们就会担忧,如何才能更有效地使用和节省时间。当经济增长、收入增加时,每个人的时间都变得更宝贵,越宝贵的东西就越稀缺。

    个人主义文化助长了这种“时间就是金钱”的思维模式。美国伊利诺伊大学社会心理学家哈里·特里安迪斯指出,这种思维创造了一种“必须让每一刻都有价值”的紧迫感。工资水平的提高和生活成本的增加进一步强化了人们对时间的价值认知,因此,富裕国家的生活节奏常常比贫穷国家的生活节奏快——美国“纽约客”比肯尼亚内罗毕的居民更忙碌,伦敦街头的路人比秘鲁利马的路人更行色匆匆。

    诺贝尔奖得主、美国经济学家加里·贝克尔发现,当人们的工作报酬更高时,他们的工作时间会更长,因为多工作能让他们多赚钱。增加的工作时间价值也增加了工作压力,让人们越来越难以安心休闲,因为觉得有必要“更明智地利用时间”。

    忙是福 闲是祸

    时间短缺不仅是认知问题,也是分配问题。工作和生活方式的转变改变了休闲时间的体验方式,也改变了体验休闲时间的群体。人们认为,越有钱的人往往越有闲。然而在过去20年里,工作时间最长、承担最多家庭责任的员工,也是受教育程度最高、收入最高的人群。

    《经济学人》网友Andros认为,忙是福,闲是祸。“如果你怀疑这一点,与长期失业者相处几个小时就知道了。”工作和休闲在时间上是相互竞争关系,在工作上多花一分钟,在休闲上就少花一分钟。不断上涨的生活成本、不断下降的工作保障及要求更高、回报更高的工作,都在挤压休闲时间,至少对那些认为工作确实有价值的人来说是这样。

    《经济学人》指出,抱怨主要来自在职父母,尤其是受过良好教育的父母,他们总是觉得时间不够用。例如,拥有大学学位的美国母亲每周用于照看孩子的时间比没读过大学的母亲多4.5个小时。

    关峰(化名)经营着一家海鲜店铺,每天工作约14小时,闲暇时间除了吃饭睡觉所剩无几,生活中没有什么娱乐,已经两年没看过电视了。工薪族赵青成(化名)从事投资行业,有个7岁的小孩,每天早起晚睡,上班下班,小孩占据了他大量的个人时间,令他无暇放松。

    此外,女性比男性更能体会到时间贫穷。夏梅(化名)是一名保洁员,每周工作6天,薪水仅够最低生活保障,仅有一天休息,要在家洗洗涮涮,陪伴孩子,料理家务都不够用,更别说休息了。相较女性而言,男性在这方面幸运得多。段海(化名)是一家公司的老板,几十年来业务稳定,工作和休闲并无明显界限。他每天除了花1小时接送孩子、1小时做早餐外,其他事务基本上由太太包办,闲暇时间用来看书、看电视、炒股,每天还有30分钟到45分钟锻炼身体。

    非洲职业咨询网站“Dalberg”指出,女性承担了大多数家务,包括做饭、清洁、照顾小孩和老人等。这些家务回报低下。成年女性在生完小孩后离职的可能性增加10%至20%,每天在家劳动多于4小时的女童,上学出勤率降低25%,如果还要照顾家人,由此导致的精神问题如焦虑症和抑郁症的发病率上升20%。在全球16个发达国家中,带小孩的女性无报酬劳动时间比带小孩的男性高2.3倍。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时间管理专家杰弗里·戈德比对《经济学人》表示,要照顾年幼子女的职业女性是最缺乏时间的社会群体。

    解决时间匮乏的方法不是获得更多时间,而是更好地利用现有时间

    美国《赫芬顿邮报》指出,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解决时间匮乏的方法不是获得更多的时间,而是更好地利用我们现有的时间。

    专栏作者约翰·维斯在美国“Medium”新闻网上写道,我们对时间的看法及使用时间的方式,很大程度上映射了我们自身。每人每天都拥有24小时,但很多人抱怨时间不够用。以前被问到“你好吗”时,人们常说“我很好”,现在标准的回复是:“忙”。其实,除了忙,我们还有另一种选择——重新定义休闲时间。

    维斯推荐了三种“提高生活质量、改善闲暇时间”的方法。

    化繁为简。定期整理衣橱、打扫房间,你会发现这实际上是在整理思维。减少衣物意味着减少清洗,从而增加闲暇时间。

    学会说“不”。比如,拒绝不想参加的活动和聚会,为自己争取更多的闲暇时间。

    锻炼身体。这似乎有违常理,因为人在疲惫时不愿意锻炼。实际上,锻炼能让人精力充沛,重新充满活力。

    《经济学人》网友Nasochkas评论道:“我每周工作40个小时,而且有休假。我并不是不工作,而是提高了工作效率,学会了对某些要求说‘不’。这并没有妨碍我升职、加薪。”网友Swniina评论道,美国人工作时间很长,很多人没有休假,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练习瑜伽和冥想,释放压力。

    江森(化名)自己开公司,上下班没有固定打卡时间,时间安排很灵活。他每天平均工作六七个小时,有时也可能一连几天每天工作十几个甚至二十几个小时。他的工作行程安排得很紧凑,闲暇时间也排满了。他认为,如果闲暇时间什么都不做,时间确实会显得很充裕,但财富的增加赋予了更多的选择,闲暇时间可以做的事情更多,因此就显得时间不充裕了。他把闲暇时间安排得井井有条:陪伴子女和父母;跟各个圈子的朋友聚会;从事个人兴趣活动,比如看演出、看展览、逛博物馆、参加培训等。白领女性江薇(化名)雇佣钟点工做家务,给自己减负,把省出来的时间用于陪伴家人。

    古罗马政治家、斯多葛派哲学家塞内加在《论生命之短暂》一书中指出,时间是不确定的、转瞬即逝的,但几乎所有人都有足够的时间深呼吸、深思考,深深地闻一闻玫瑰的芬芳。“浑然不觉中,时光荏苒,生命已经逝去。因而,我们的生命原非短暂,是我们自己使然;上天所赐不薄,是我们将其荒废虚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