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8年05月16日 星期三

美国“退群”点燃中东火药桶

本报记者 高珮莙   青年参考  ( 2018年05月16日   04 版)

    5月11日,伊朗民众在德黑兰参加反美游行,抗议美国退出伊核协议。

爱玩棋牌    美国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并重启因协议而豁免的对伊朗制裁。

    5月9日深夜,随着以色列和伊朗这对宿敌爆发持续数小时的严重冲突,整个中东局势变得岌岌可危。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刚刚一天,被压制已久的中东火药桶便迅速冒出了火星。

    英国广播公司(BBC)认为,这是以色列和伊朗之间潜在战争中的第一场冲突。美国《芝加哥论坛报》担忧这会演变成一场“毁灭性的全面战争”。英国《每日快报》援引美国防务分析人士的警告称,紧张局势甚至可能升级为第三次世界大战。

    以色列与伊朗爆发“前所未有”的冲突

    5月10日,零点刚过,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突然响起急促的警报。爆炸声冲天而起,持续整晚,建筑物被震动,弹片在空中飞散,大马士革国际机场方向的天空和地面弥漫着火光。

    33岁的纳夫·阿提夫吓得整夜未眠,他身边的人们都很害怕。当天,平时天亮后就早早起来工作的叙利亚人推迟了外出时间,学校暂时停课,部分商店直到下午才陆续营业。

    据英国《卫报》报道,4月9日,以色列在帕尔米拉附近的T-4空军基地攻击伊朗一架无人机,导致几名伊朗军事顾问丧生。此后,以色列对叙境内的伊朗军事基地和武器库发起了一系列空袭,伊朗一直没有反击。

    总部位于中东的地缘政治和安全咨询公司“勒贝克”的高级分析师迈克尔·霍洛维茨告诉《纽约时报》,在美国做出有关核协议的决定之前,伊朗面临着一种“战略上的不确定性”,不愿冒反击的风险,“这促使德黑兰小心行事”。

    当地时间5月9日深夜至10日凌晨,叙境内的伊军向以方控制的戈兰高地发射了近20枚火箭弹。尽管未造成人员伤亡,也没什么财产损失,以色列仍迅速而猛烈地予以反击,数架战机向伊朗在叙境内的50多个军事设施发射了约60枚火箭弹,这是以色列数十年来规模最大的军事行动。总部设在英国的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称,以方此次袭击造成至少23人死亡。

    此后,以色列罕见地主动“认领”了这场“前所未有”的攻击,并进行了连珠炮般的密集发声。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谴责伊朗“越了红线”,强调以方的做法是“正当”的“加倍奉还”,“我们必须团结起来,切断到处蔓延的邪恶势力”。以常驻联合国代表达农10日向安理会和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致信,称以色列并不想让事态进一步升级,希望联合国谴责伊朗,并要求伊朗军事存在撤出叙利亚。

    此前就放狠话要“不惜一切代价打击德黑兰”的以国防部长利伯曼宣布,他们已“基本摧毁了”伊朗在叙的军事设施,“如果我们这边下了雨,他们那边就要遭受洪灾”。据《芝加哥论坛报》报道,在双方不断升级的对峙中,利伯曼要求叙总统阿萨德将伊朗军队驱逐出去。

    11日,伊朗也强硬地表了态,指责“犹太复国主义政权用自以为是、毫无根据的借口袭击叙利亚领土,这是对叙主权的公然侵犯,违反所有国际法准则”,因此叙利亚有权利进行自卫。伊朗强硬派宗教领袖哈塔米针锋相对地发出威胁称,如果以色列做出“愚蠢之举”,该国第二与第三大城市将面临被彻底摧毁的危险。

    伊朗将“尽可能多地制造并储存武器和导弹”

    以色列和伊朗已是宿敌。自1979年伊朗革命以来,这个宗教强硬派掌权的国家就拒绝承认以色列,认为后者是穆斯林土地的非法占领者、“伊斯兰的敌人”。以色列担心伊朗在中东的扩张威胁自己的生存,一直强调伊朗不能拥有核武器。

    2011年叙利亚战争爆发,邻国以色列焦虑地关注着它被战争吞噬,而伊朗在其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以色列能源部长尤瓦尔·施泰尼茨曾在伊核协议谈判期间担任情报部长,他相信,伊朗在叙利亚部署了大量武装无人机和弹道导弹。他告诉《华盛顿邮报》,以色列用行动向伊朗发出了“明确的信号”,即不会允许后者“把叙利亚变成伊朗用以攻击以色列的军事基地”。以色列还担心伊朗秘密向以邻国黎巴嫩的武装分子输送武器,威胁以色列安全。

    数十年来,双方敌对关系不断升级。据法新社报道,伊朗前领导人曾宣称“要从地图上抹去以色列”,以色列也将伊朗视为心腹大患。《华盛顿邮报》称,从2012年起,以色列对叙境内据悉“与伊朗有关”的地点发动了100多次攻击。

    俄罗斯《消息报》称,内塔尼亚胡所说的“红线”,就是在叙境内靠近以色列边界处不允许出现伊朗军事基地,同时阻止武器流入伊朗在黎巴嫩的盟友真主党。正如利伯曼所说,以色列无意让形势升级,但绝不容许伊朗将叙利亚当成“对付以色列的前线基地”。

    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的叙利亚学者安德鲁·塔布勒告诉《纽约时报》:“以色列不希望叙利亚出现另一个真主党、中东出现另一个黎巴嫩。”以方认为,他们可以进行外科手术式打击,同时避免冲突升级。

    据英国《太阳报》报道,以色列住房建设部部长、前陆军参谋长约阿夫·加兰特指责伊朗是“帝国主义、恐怖主义国家”,旨在加剧以色列与阿拉伯世界之间的紧张关系,“包围我们,制造一场消耗战”。他认为,以色列眼下应该趁热打铁,“将伊朗从叙利亚彻底铲除”,以便遏制其在中东的军事扩张。

    因此,当特朗普5月8日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对伊朗重新实行最高级别的经济制裁时,内塔尼亚胡发表电视声明,举双手欢迎他的决定,同时指责伊朗“正在准备”对以色列发起攻击,双方紧张关系于是进一步加剧。据《纽约时报》报道,欧洲国家和许多分析人士认为,该协议是阻止伊以两国陷入全面冲突的关键因素。

    美国“退群”后,德黑兰街头爆发了大规模反美示威,民众高呼口号,手持“维护伊核协议、维护地区和平”和“伊朗不惧外来威胁”等标语。伊朗议员在国会焚烧了美国国旗和有关伊核协议的文件,并高喊“美国去死”。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称,对伊朗人来说,2015年签署的伊核协议意味着这个国家有望摆脱数十年的孤立和来自美国的敌意。他们对美国退出协议的反应是悲伤和愤怒,甚至感觉听到了“最终的死亡丧钟”。

    在伊朗总统鲁哈尼看来,特朗普无疑犯下了“历史性的错误”。据伊朗迈赫尔通讯社报道,鲁哈尼警告称:“我们将尽可能多地制造并储存我国所需的任何数量的武器和导弹,伊朗人民为自我防御作出何种决定,不需要任何人操心和指手画脚。”

    但他强调,这些武器的作用只是为了威慑,而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是政治谈判与和平行动;伊朗需要武器保卫自己,因为“我们并非生活在正常的地区”。

    以色列防长:“没有人想要战争”

    为了尽最后的努力挽回伊核协议,从5月11日起,伊朗外长扎里夫开启了旋风外交之旅。短短4天内,他穿梭在北京、莫斯科、布鲁塞尔,与支持伊朗核协议的各国外长会谈。伊朗新闻电视台称,扎里夫希望了解各方留在协议内的态度是否坚定与严肃,并据此决定最终去留。

    据路透社报道,伊朗希望欧洲明确保证,只要伊朗不退出协议,欧方就不退出。新加坡《海峡时报》援引驻伊朗的欧洲外交官的话说:“我们的心情从淘金般的狂热,跌落至失望透顶。我们正等待欧盟决策者的回应,如果他们向美国妥协,2015年以来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鲁哈尼在5月13日明确表态称,如果除美国之外的其他5国都坚守协议,那么伊朗也将留下。“这是伊朗有史以来第一次有机会向世界证明,伊朗不是流氓国家,而是带着诚意磋商。”法国国际和战略关系研究所分析师比塔尔告诉法新社。

    据美国“Politico”新闻网报道,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将同英国、德国、法国的外长会面,共同探讨如何应对美国“退群”,并尽一切努力,全力保证协议的正常推进。

    在此之前,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默克尔、英国外长约翰逊都曾赴美劝阻特朗普。美国要求欧洲企业在6个月内不与伊朗做生意,并以制裁手段相要挟,引起了法德英3国的抱怨和不满。

    在这种形势下,中东地区一触即发的战局愈发令人担忧。

    在华盛顿,白宫新闻秘书桑德斯支持以色列“自卫行动的权利”,呼吁伊朗“不要进一步挑衅”。欧盟发表了一份声明,敦促双方保持克制,避免事态升级、进一步破坏地区稳定。英国首相特蕾莎·梅也呼吁各方“保持冷静”。

    莫斯科没有像过去那样谴责以色列的袭击。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告诉《华盛顿邮报》:“莫斯科对日益紧张的局势感到担忧,并希望各方都表现出克制,完全依靠政治和外交手段解决所有现存问题。”俄外长拉夫罗夫呼吁“所有问题都应通过对话解决……有必要避免任何相互挑衅的举动”。

    短期内,以色列和伊朗的冲突有望避免升级为全面战争。利伯曼也软化了态度,表示“没有人希望事态升级,没有人想要战争”。正如BBC所说,一场硬碰硬的战争对双方而言都是毁灭性的。

    然而,英国《新政治家》杂志担忧地指出,虽然谁都不想打仗,但双方也不愿后退。BBC也认为,循环往复的报复和还击仍将持续下去,伊朗甚至可能寻求在中东以外进行报复。

    过去,亲伊朗的派别曾在其他国家袭击以色列游客与犹太组织,尤其是在拉丁美洲。危险的恐怖袭击一旦成功,将不可避免地改变局面,将以色列和伊朗推向全面战争的边缘。

    本版图片来源CFP